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百夏

初夏時,紫萝蘭在盛开,花香四溢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盛夏的窗外开满了鲜花与阳光,曾经向往的世界,是完美无瑕。闭上眼睛总能想起那天的午后操场。站在树荫下、在风里,骄傲地轻吻悲伤!那时候常常坐在教室角落里,写下一段段锦字。惟愿彼此国度从此不再被打扰。我们的故事总带着残缺在上演,从来不曾在一起,也不曾离开过!

网易考拉推荐

[小说]最新作:《恋恋夏》第一章,阳光悄悄盛开  

2014-08-30 11:3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五、六月份,阳光始绽开、怒放!

分手已经将近一个月了。有时候仔细想想,也许耿耿于怀并不总是坏事。至少想你的时候,还是会心碎,那样的痛!痛过之后,是夏天越发酷热的天气,令人瞌睡不醒~

耀眼的阳光下,感觉一切是如此明净!仿佛透明的空气灌入了一阵蔚蓝。如此美好的天气,静静地睡上一觉可好?从来都喜欢瞌睡,总是觉得那么美、那么舒服!不过,常会有人来打扰。唯有你,最让自已无可奈地心动!

每一次睡得正美的时候,突然地出现,悄悄地靠近。拿过你的马尾辨,轻轻地撩动我的脸庞。然后,总忍不住开心地笑!而我总在抓痒挠恨中“跳床而起”,睡眼朦胧地愤愤不平。你只顾着在一旁偷笑,心里乐开了花!

这就是—羊蓝,我喜欢的妳!凝望着你的脸庞,我也不曾想时间竟一不小心成了习惯,习惯你挽着我的手走,靠在我肩膀上,让我默默地守护在你身边,看着你无忧无虑的笑、听着你高兴或不高兴都唱着歌……

曾经或者在想,如果时间就这样子一直下去,多好!夏日的树荫下,望见你回首时嫣然一笑,时间渐行渐远……而这一切原来只是个梦!

“嗬!”的一声,身体不由得抽搐,猛然地抖擞站了起来。一时间,吓了同桌诺凡一跳!他捂着胸口,看样子吓得不轻。心都快跳出来了。突然间,他报复似的,狠劲地在桌底下掐我大腿。自已不由疼得再“啊!”地大叫了一声,真疼!!!

除了诺凡外,班上其他同学也都被我吓了一跳。全班同学齐刷刷惊讶的目光朝我看来。而正在讲台画二次函数抛物线的“猪太郎”—老朱(朱渝,朱老师,朱太郎),吓得心有余悸时,粉笔在手里都折了两半。说到老朱“猪太郎”的绰号,是怎么来的呢?班里有个超喜欢小丸子的小萝莉—雨萌同学。有一次上课时,老朱不小心唿噜了两声。雨萌童鞋就满天星星地想起小丸子的“猪太郎”童鞋,不知觉就激动地喊道:“猪太郎!!!”一时间,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起来。于是,老朱“猪太郎”的绰号由此而来……

老朱感觉自已被吓了一跳,气得立马转过身来,一把书拍在案上。突然觉得好笑,真是妖孽的感觉啊!感觉他拿着把杀猪刀,怒目圆睁地盯着我唿噜:“小子,你要是不买猪肉,我就宰了你!!!”

真想上前去摸摸他那可爱的尖尖的毛笔头!想着的时候“噗……”的一声,不小心就笑出来了。而此时此刻,老朱脸上有多难看就多难看!那脸上的一团肉抽搐,像肉丸子一样弹性十足。流着口水也还真想上去掐一把的。

课堂下,同学们都忍不住地大笑起来,七仰八倒!而自己早已笑趴在了桌子上,掉着泪珠子捂住肚子。最后,老朱终于还是发起飙来。真是吓人呵!额上的青筋暴起,撸起了衣袖,只见他又唿噜了两声:“林和西,给我滚出去!!!没睡醒,不许踏进教室一步……”可还是觉得不解气,他抓起案上的教科书朝我脸扔来。幸好,自已躲闪及时!

赶紧拉耷着头,收起课本马上逃出教室。心想除了这一招,还有没有出新奇的?每次都罚站走廊,多没趣!走出了教室后,倚着墙边站立。揉了揉眼睛,扭头过去斜看了眼隔壁班。只见她端然坐在座位上,埋头认真地做笔记。不时还侧着头在思考。看着那熟悉的背影,心跳有种说不出的疼痛。

我双手交叉胸前,歪着身斜靠墙上。脑海里想起了关于她的一切。有时候会想得简单,就是在想着她!有时候,又很发呆,发呆地想为什么我们突然就分手?为什么在一起的时光那么短暂?为什么做梦还会一直梦见她?

还没有来得及和她计划一次旅行!时光就变成了怀念,想念那些我们在一起没心没肺的时光……想着想着,梦的翅膀扇动起来。自已在时光里回到了当初。那时候,我们还牵着手,沿着落日的街道一路走下去;静静坐在夏日午后,开心地捧着杯芒果沙,两个人分享;树荫下,背靠背在清风中休憩;夜晚,我们偶尔还会一起溜到河边约会,手拉着手坐在草地上,仰望银河、满天繁星……

一直睡了不知有多久。贪恋着还不肯醒来时,斯科嘘了一声,示意悄悄地动手。等诺凡和陈陈强摁住我的手,就等斯科重磅碾压过来!他发动了突然袭击,一下子紧紧捏住了我的鼻子,还捂住了嘴。三个人一起使出了吃奶的劲,打自已个措手不及。慌忙中挣扎着醒过来,却丝毫没有反抗之力。

心慌意乱之下,抬起脚使力一踢。正好就踹倒了斯科,深呼吸了一口气。连跺了诺凡两脚,疼得他连忙跳开。再一鼓作气,往陈陈腰间单手一掐。立刻痒得他颠三倒四,最后连鼻涕眼泪都一块流下来。荣毅倚在栏杆旁,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们闹腾。

我双手插着弯腰,深深地喘上几口大气。再撸起衣袖,看到手臂都青了时,讨厌地说:“下回你们能不能轻点!真粗鲁!!!”

斯科从地上爬了起来,疼得捂住肚子还笑:“不这样!能弄得醒你吗?”

陈陈拿着手帕擦拭着泪珠子,奸笑着说:“我们可没有羊蓝那么温柔,拿马尾辨来撩你!哈哈哈……”

再看诺凡,他早已一肚子的怨念:“算了!我还是宁愿被你多踩几脚!都不想被你吓出心脏病来!!!”

“你们这些臭小子!看我不揍扁你们……”说着,挽起衣袖就要上前动手。斯科他们三个人立刻抱成一团!

“唉,真是看不下去了!!!”荣毅边笑边走过来,双手架走了我和斯科。诺凡、陈陈大笑着从后面跟了上来。五个人勾肩搭背一起走,就霸占了整条走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